白袍子

北斗是咏叹时牧羊人流下的眼泪
Sakitama~幸魂~ Rin'

 小蝌蚪找妈妈茨木满世界找酒吞的故事qwq

清水无虐,略温柔的吞,努力不OOC

请务必让茨宝来我家谢谢ORZ   

欢迎捉虫呜啊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521快乐-w-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风影传音

 

 

 

沙哑的嗓音在耳畔萦绕,似原地打转的陀螺,“喂,可别给本大爷死了”

 

 

 

眼皮很沉,他怎么也撑不开。

 

 

 

在熹微的光中隐约触碰到柔软的发丝,望之如火,妖冶灿烈的红。大概是身着浪人装束,胸口大大方方地敞着,皮囊的薄汗在他指尖打转。

 

 

 

“我..”他觉得口有点干,水分从麻木的舌尖流走,无意识地呜咽,企图吞下。轻轻扇动鼻翼,若有似无的淡雅的酒香,醇馥幽郁。

 

 

 

下巴被挑起,清醇的酒液从陌生的唇中渡来,独身一人所筑起的警觉让他掐住来人的手臂。

 

 

 

“放手,小鬼

 

 

 

那人轻笑,气息似三月吹起发丝的微风呵过他耳畔,他觉得脸有些发烫。

 

 

 

 

 

 

 

喉咙不再发疼得像炭火在灼烧,茨木后知后觉,他在救我?

 

 

 

还没等他能睁开眼睛,那人就提起刀要离开。

 

 

 

“等..”挣扎得要起身, 却感知到那陌生的物事。

 

 

 

诶,我的脚踝?

 

 

 

 

 

 

 

“本大爷送你的东西,只管收好了”

 

 

 

那人的声音渺远却含着笑意,他瞧不见,只觉得风中氤氲之气使那人衣带生风,竟湿润了他的脸颊。

 

 

 

于是他用尽全力大喊一声:“挚友!”

 

 

 

那人身形一顿,嗤笑一声不在意。

 

 

 

“勝手にしやがれる”

 

 

 

 

 

 

 

他在雨水中追逐,聆听细细碎碎的雨声,微风吹过,树叶簌簌飘落,他跌倒在狼藉中。

 

 

 

云蒸霞蔚,清澄的斜风飒飒作响,吹动铜铃当啷一声,敲冰戛玉,似山间松叶被冷风拂拭,与泠泠泉水相激,空灵祥和。

 

 

 

那是那人存在过的,唯一的痕迹 。

 

 

 

 

 

 

 

 

 

浪人在赶路。

 

 

 

他披着有些破烂的和服,虽衣衫褴褛,皮相却清秀,若稍加修饰,却是丰神俊逸的人儿。

 

 

 

苍穹已深沉,夜气仿佛将那依稀散发出微光的青墨,拥入了自己怀抱。

 

 

 

几个小妖出现在眼前时,浪人的脸藏在阴霾中,不知其想,但若细看,那人类眼白处却似乎翻腾着黑雾,如吻开笔尖的墨痕。

 

 

 

看不清是什么,为首的妖怪瞳孔紧缩,面容转瞬变得惨白,紫黑色的鬼手将心脏连血带肉挖出。

 

 

 

[你..你是谁]妖怪决眦欲裂,跌坐在地上,嘴里大口大口吐着血。

 

 

 

黑色眼底犹如幽黑的潭水一般,忽然染上一层妖冶的鎏金,他舔舔嘴角的妖血,骄慢地勾起嘴角。

 

 

 

 

 

 

 

“尔等不配得知吾名”

 

  

 

 

 

 

 

他不走了,桂树梢头,新绿吐出嫩芽,展现出让人几乎要发出叹息一般的柔嫩绿色,在简衣上投下斑驳的阴翳,枝叶被月华浣洗,枝条交错,与一头蓬松的白毛相映成辉。

 

 

 

低垂的睫毛如蝉翼般轻颤着,待风吹过。

 

 

 

 

 

便是落英缤纷,夜阑风细得香迟。

 

 

 

茨木微倾着头呢喃着,仿佛叹息一般

 

 

 

 

 

 

 

“我好想你啊”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TBC

 

 

鬼灵

  1. 断章而已,听歌的时候脑洞如洪水倾泻而下,十分放飞自我的架空的奇幻物语,被现世的有缘人发现,机缘巧合下活了300年的雅格比族小祭司找到成为鬼灵的哥哥的故事

  2. 不打算注明人设x



我从生到死,就是一个又一个颠倒而尖锐的执念,回想起来,再无其他了。只是如果戛然而止在这里,没能见你最后一面,依然是莫大的遗憾。——《大哥》


瓦西亚用尽全力搬开了暗道的石头,300年将当初令他心灰意冷的石堆也腐蚀得干脆。

 物是人非。 

瓦西亚哂笑着扯开嘴角,眼中却没有笑意。 

他不是过去的少年,玲珑剔透的心灵如旱泽渴求的甘霖浸润着污浊的世俗。...


“像..像鸣子这样的女孩,这么多人追求,一定有过不少男朋友吧” 

他颤抖着声音,右手抓着栏杆,耳边带着不自然的薄红。

 “啊,很多的..”他眼中的光黯淡了一点。“..吗?” 

我扬起嘴角,狡黠地冲他眨眨眼睛。 

他瞬间涨红了双颊,撅着嘴吞吞吐吐地说,“可..可恶,别耍我啊”

 “那你问这个干吗?”我凑近了他,将吐息一字一句地扑在他脸上。

 他像纯情漫里的女主一样转移视线,“因为我..我”

我含着笑退开,“不能告诉你哦,这是秘密” “是..是吗”口气有点失望

..“再说,有谁会和自己男朋友讨论前任呢?” ...

从此以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对..对不起!是我太ky了!说话完全不经大脑!!太差劲了!!ORZ”“但..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跟你一直做好朋友下去,虽然很不知廉耻,但还是请你不要和我绝交啊qwq”

“...谁要和你当朋友啊”

“诶?——qwq”



喜欢这种话不要乱说啊,白痴吊车尾



宇智波佐助闷哼一声,欲盖弥彰地踱了几步。



在围巾的掩护下,淡红色还是不争气地蔓延到少年的耳根上。









我..还是当个段子手吧(绝望jpg.

崽,阿妈真的好爱你(暴风哭泣

易安夜:

哈哈哈放月假了月假来得好突然啊啊啊啊啊啊有时间为宝宝们产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个伯符预告!
伯符带我一起飞╭(╯ε╰)╮

这篇文给我最深印象,就是那神奇的金手指,背背诗就能打本,看我大雪满弓刀😀作者语文一定学得很好😂小贱人第一次说“我喜欢你”的时候真的好心疼是非,唐时你就作吧,以后就后悔了qwq以及papapa就能除心魔这种结论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我真的不懂😒图力不够qwq

救命啊这个镜头!被圈粉了,妖冶的口红妆啊啊,化妆师出来(///////)

为你而作的诗

  1. 生病了反而想写诗,奇怪

  2. 警告:你会发现莎翁的影子


后世的人将如何知晓?


当我不擅于攫取轻巧的章句,描绘你的容颜?


是远山般绵延的黛眉


或是缱倦深情的眼帘


信手写下的辞藻未免草率


为人所藐视


如一支夸张的老歌


你紧阖的明眸 喟叹着繁星陨落的荣光


蜜色的双唇昭示着丰韵


无情的贪夫浪用这权利


饕餮的年华要吞噬你的美艳


但你若有爱慕之人


你便经久不衰


在他眼中 在诗里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说实话今天才发现有转发这个功能

眠狼:

这个世界有观众,也就会有表演者,演戏也好、跳舞也好、唱歌画画写文,因为创作的过程是非常寂寞的,当成品出来,把它们展示出去的时候,都或多或少期许着回应和共鸣,有很多演员说,他们更喜欢演舞台剧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即刻得到观众的回应,这是对他们表演的最直接的肯定。


0yongyong0:



从内心感谢每个给我点赞给我推荐给我留言的小伙伴。QWQ。每次我觉得自己快熬不下去的时候都是你们给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The Bridges布里奇斯家族 夜半鸦啼 序章(3)

(3)

再次回忆,没有杀ww父女温情日常max~可能有点流水账呜呜

终于要写完序章了(泪奔

    Laura不安地观察着William的表情,不该再犯的,从四年前的那一刻起,她就下定决心不再做可笑的拖累,但她毕竟才15岁,被父亲的反常而使得疑云蒙蔽了神志,头脑发热说出了那种话。

父亲,并不是信基督,他大概是无神论者。之所以是基督徒,是Bridges家主世代都必须信奉基督教的传统。他在一出生时便受洗,从而一辈子摆脱不了他嗤之以鼻的神。而且..似乎父亲曾被一个基督徒陷害过,几乎将他置之死地,想必父亲是这世上最厌恶基督教的人之一吧。

据说最初的Bridges...

The Bridges布里奇斯家族 夜半鸦啼 序章(2)

本章回忆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序章写这么多(哭哭


(2)

Laura从未见过父亲这副模样。

“Laura,放过你Marlin姐姐吧,今天是圣诞节”William不温不火的声音飘进了女孩的耳朵,本是和平时一般的语调,不知怎的,听得Laura有些恐惧。

“可是Daddy你又不是真正的基督徒,礼拜你都不怎么去的”Laura不服气地反驳。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转身看看Ben和Marlin果然立时变得缄默安顺。

大凡是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都有着溺爱孩子的通病。William也是奖多罚少,但为有一条对她格外严厉。那就是在待人接物方面必须得体。尤其是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四年前被Laura...

The Bridges布里奇斯家族 【序章】(1)

  1. 这是一个黑手党家族的故事(笑 

  2. 现实穿插回忆杀进行,可能会有解谜,有一点宗教色彩..吧,内含BL(基本只出现在回忆里,以及我威单亲奶爸设定已经萌到自己嘤嘤),GL(微量)元素,初心还是希望写一个传承的故事!有大纲,大概分上下部,主角是William和Laura这对闹心的父女,这个坑恐怕要填好几年..书里的都是我的亲儿砸亲闺女,希望大家爱护他们qwq

  3. 第一次写欧美原创,我会尽量让人物性格立体,不前后矛盾的qwq因为对外国的风土人情不是太了解,所以会不定期充电的!如果有请路过的观众老爷们帮忙捉一捉ORZ

  4. 因为本人写作水品有限,有时可能会不经意地引用到以前看的书里的句子...

又想起你

【随笔而已,刚好这两天看了《六爻》,随手用进去了】

临时用了以前的手机,发现那时你留下的声音。沾了夜色的凉意,情思如一阵掠过湖面的微风,惊得我的心胡乱猛跳着,你的眉眼穿过沙砾纷杂的记忆逐渐明晰..

 那还是不懂事的年纪,我们成了同桌。小小的个头却都藏了一个彼此瞧不起的心眼,似乎是第一次见面时我轻哼了一声,“小不点”你掀了掀眼皮,勾勾嘴角,将那笔啊橡皮一把推下了桌,正是“大珠小珠落玉盘”。气得我脸上忽青忽紫,张了张嘴,终于是忍下这口恶气。

 于是我捏紧了拳头,发誓从此不给你好脸色看。

 “又考不好啊”你的吐息扑在耳畔,笑眯眯地如同在说今天午饭吃什么一样随意。...

【七夕甜饼】【EA】I Really Like You

  1. 现代AU,小短篇,除了二太爷其他人均为学徒!!不过EA年龄也就差个两三岁,只是因为E叔入会晚!!(刺客大法好,入会送A姬!!)

  2. 虽然说是刺客公会,然而因为我只玩了一二部,人数不够凑,所以非刺客人物也会打个酱油

  3. 傻白甜不甜不要钱!我写的老色鬼简直宛若智障哈哈哈,幸好最后撩汉技能上线

  4. 欢迎捉虫!!


中午用餐时,我们的Altair——二十七岁的刺客导师却对食物没有丝毫兴趣,盯着手边那朵洁白无瑕散发幽香,花瓣却把花蕊包得严严实实的百合,不知道在想什么。


刺客们交换着眼神,趁Altair忙着思考的时候窃窃私语。


“嘿,导师居然收下Ezio的花了?”...


【刺客信条】【EA】1159

  • 捏他了二呆1159出生的设定qwq


在卫兵后面,忽然出现的那抹白色身影,让时间的沙漏分厘错乱,他如惊鸿掠影,转身离去,唇角扬起一丝弧度,静等我跟上。

我一时愣神,这致命的破绽被卫兵抓住,袖剑被砍断,我跌倒在地。

看到跳台的时候我已想好了对策,可是另一边的站台上,刺客宗师悠然走去。Altair站在那里,孑然一身,仿佛俯视众生的苍鹰。

他虚幻如隔世的梦,你妄想你认识他许久,却不过是梦中的一个角色。

[如果我们生在一个年代,你是否会陪我。]


我等待圣殿骑士队长把绳索套到我脖子上,反身一击,熟练地拽过绳索滑下山崖。

风雪放肆地吞噬山路,马西亚夫的雪夜不留脸面...

© 白袍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