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子

北斗是咏叹时牧羊人流下的眼泪

高高在上,也很寂寞呢

ラブ・ソングス Che'Nelle

服下安眠药,她在煎熬中辗转地呜咽着,喉管的刺痛如吞下千根针。

雅兰妮亲吻着她的足,像虔诚的教徒膜拜教皇一般,滚烫的呼吸灼烧着脚上的肌理。她觉得痒,埋在枕头里把憋红的耳朵藏起来。发丝被拂开,她看见妹妹的双眼浸满了晚风的湿意,鎏金色在月光的渲染下像她在哪里见过的玉液琼浆,她失神碰触那人纤长的睫毛,雅兰妮眨眨眼睛,将脸颊贴向她,如慵懒优雅的波斯舞女般,低声诉说床笫间的细语。那人眼中倒映着如锦河山,柔和的月华绣在瓦尔登湖畔,引诱得天使堕天坠入地狱。

她些许是真醉了。又或者是这月光染得人微醺。

她的指尖从下颚滑到了那人鹅白色的衬衣中,柔软的肌肤在她指间无声轻颤,潮红如火焰般从触碰的地方蔓开了。她俯下身。

“嗯……哈…”

旖旎的轻喘从殷红的薄唇中喑哑地吐出,未经人事,胸前两抹红缨怎经得起挑逗,雅兰妮摩挲着她的金发,唇微启,情色得要命。艾米娅觉得今晚的风吹得有些燥热。

意乱情迷。

红褐色的发丝缠绵在金沙似的线条中,双足纠缠难舍难分,不知觉雅兰妮反客为主,她的吻炽热而具有侵略性,毫不费力地撬开艾米娅的唇,她像沙洲中缺水的旅人,绝望地请求上苍,眼圈发红地舔舐着每一寸绯色,直到分开时扯出淫靡的银丝,泛着水光。

她好像在水中浮沉了很久,窒息的错觉浸淫了她的鼻息,有人抚摸她的背部,她迷离着双眼地看过去。

“我爱你,艾米娅”

十七岁的雅兰妮不会这么说。

她瞪大了眼睛,双手僵硬,仿佛灵魂被黑魔法禁锢住一样。艾米娅看清楚了,那人脸上那道赤红色的瘢痕,似名画上破坏美感的褶皱,被月色渲染得惨白。雅兰妮暗褐色的瞳孔在黑夜下深如枯井,“你……是我的。”她一字一句地宣布所有权,在艾米娅的颈部咬破了血管。

鲜血也无法浇灭自骨髓上升的凉意。“你以为你可以逃开我吗?”雅兰妮病态地冷笑着。

她用纤细的食指在艾米娅的胸口处画了个圈,“在这个地方,永远,留着我的位置,无论我是死是活,你都永远无法忘了我。

“我为什么会按你说的做?”

我的妹妹早死了。

她们的关系已经千疮百孔,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把接下来的话脱口而出。有什么哽在她的喉咙,逼迫得她将刀子一样的话咽下割伤自己。雅兰妮不说话,她只是看着,那双风情曼妙的眸子是上天的恩赐,迷惑她一步步走向死亡。

“你会的,艾米。”她的声音逐渐模糊,晚风在变得灼热,月光不再朦胧飘浮,只是阴冷的笑意仍挂在她的嘴角,随着熟悉的声音消失,永远刻在她的脑海中。

“雅兰妮布里奇斯的眼珠被人挖走了。”赫夫人轻飘飘地说着。

她从梦里醒来。

布里奇斯家族

爆炸声响起时,艾米娅布里奇斯正在伦敦的一角。雾都常年淫雨霏霏,水滴跳跃在上个世纪就已被染得污浊的工厂墙壁缝隙中,有几滴挤过掩映着葱木枝条的走廊,吧嗒一声滑落在艾米娅的脸颊上,浸湿了微翘的发丝。雾气氤氲在她翻涌着不明情绪的水蓝色双眸里,那里倒映着勾勒出废墟残骸的暗黑色的胶纸。

“当年巴特西火电站开设时,伦敦的工人蜂拥而入,几乎每天要烧掉成吨的煤炭,火车仿佛载着大英帝国重返世界第一的轨道,有谁会料到1952的悲剧..”

她孑然而立,星子般的鬈发依恋地贴在耳畔,露出一点褐红色的泪痣。枪支面前仍不动如山的她,此刻眼睛竟闪烁着水光,如经年的羊皮纸被掀开脆弱的一角,在这张古朴的相片前展露出不为人知的一...

【酒茨】阳炎

千川:

丹波百酒茨活动文  39/100


犬夜叉梗+高考作文题全国卷二还债,一发完,he。


普通的小糖水!图点这里


做ED很合适建议看完文后食用:惑星の森——鬼束千寻 


——————————————————————



夏日山中多雨水。


昨日刚下过一场大雨,不少地方的泥土因此而变得松动,任何一个登山者都应当对这种情况有所防备,若是酒吞能再小心一点,也许他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山体塌陷令他不慎从陡坡跌落,此刻这位资深登山爱好者遍身狼藉,红发上都沾满了草叶和泥屑。


他支着地面缓解了片刻晕眩感,...

“晴明大人..”

深海中沉沦

女体!请罗生门的美人赐给我幸运😘依旧不会画吞..

再抽不到茨木就退坑了qwq瞎几把画求出

给媳妇儿的手绘qwq和叶神一天生日她可开心了

Sakitama~幸魂~ Rin'

 小蝌蚪找妈妈茨木满世界找酒吞的故事qwq

清水无虐,略温柔的吞,努力不OOC

请务必让茨宝来我家谢谢ORZ   

欢迎捉虫呜啊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521快乐-w-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风影传音

 

 

 

沙哑的嗓音在耳畔萦绕,似原地打转的陀螺,“喂,可别给本大爷死了”

 

 

 

眼皮很沉,他怎么也撑不开。

 

 

 

在熹微的光中隐约触碰到柔软的发丝,望之如火,妖冶灿烈的红。大概是身着浪人装束,胸口大大方方地敞着,皮囊的薄汗在他指尖打转。

 

 

 

“我..”他觉得口有点干,水分从麻木的舌尖流走,无意识地呜咽,企图吞下。轻轻扇动鼻翼,若有似无的淡雅的酒香,醇馥幽郁。

 

 

 

下巴被挑起,清醇的酒液从陌生的唇中渡来,独身一人所筑起的警觉让他掐住来人的手臂。

 

 

 

“放手,小鬼

 

 

 

那人轻笑,气息似三月吹起发丝的微风呵过他耳畔,他觉得脸有些发烫。

 

 

 

 

 

 

 

喉咙不再发疼得像炭火在灼烧,茨木后知后觉,他在救我?

 

 

 

还没等他能睁开眼睛,那人就提起刀要离开。

 

 

 

“等..”挣扎得要起身, 却感知到那陌生的物事。

 

 

 

诶,我的脚踝?

 

 

 

 

 

 

 

“本大爷送你的东西,只管收好了”

 

 

 

那人的声音渺远却含着笑意,他瞧不见,只觉得风中氤氲之气使那人衣带生风,竟湿润了他的脸颊。

 

 

 

于是他用尽全力大喊一声:“挚友!”

 

 

 

那人身形一顿,嗤笑一声不在意。

 

 

 

“勝手にしやがれる”

 

 

 

 

 

 

 

他在雨水中追逐,聆听细细碎碎的雨声,微风吹过,树叶簌簌飘落,他跌倒在狼藉中。

 

 

 

云蒸霞蔚,清澄的斜风飒飒作响,吹动铜铃当啷一声,敲冰戛玉,似山间松叶被冷风拂拭,与泠泠泉水相激,空灵祥和。

 

 

 

那是那人存在过的,唯一的痕迹 。

 

 

 

 

 

 

 

 

 

浪人在赶路。

 

 

 

他披着有些破烂的和服,虽衣衫褴褛,皮相却清秀,若稍加修饰,却是丰神俊逸的人儿。

 

 

 

苍穹已深沉,夜气仿佛将那依稀散发出微光的青墨,拥入了自己怀抱。

 

 

 

几个小妖出现在眼前时,浪人的脸藏在阴霾中,不知其想,但若细看,那人类眼白处却似乎翻腾着黑雾,如吻开笔尖的墨痕。

 

 

 

看不清是什么,为首的妖怪瞳孔紧缩,面容转瞬变得惨白,紫黑色的鬼手将心脏连血带肉挖出。

 

 

 

[你..你是谁]妖怪决眦欲裂,跌坐在地上,嘴里大口大口吐着血。

 

 

 

黑色眼底犹如幽黑的潭水一般,忽然染上一层妖冶的鎏金,他舔舔嘴角的妖血,骄慢地勾起嘴角。

 

 

 

 

 

 

 

“尔等不配得知吾名”

 

  

 

 

 

 

 

他不走了,桂树梢头,新绿吐出嫩芽,展现出让人几乎要发出叹息一般的柔嫩绿色,在简衣上投下斑驳的阴翳,枝叶被月华浣洗,枝条交错,与一头蓬松的白毛相映成辉。

 

 

 

低垂的睫毛如蝉翼般轻颤着,待风吹过。

 

 

 

 

 

便是落英缤纷,夜阑风细得香迟。

 

 

 

茨木微倾着头呢喃着,仿佛叹息一般

 

 

 

 

 

 

 

“我好想你啊”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TBC

 

 

鬼灵

断章而已,听歌的时候脑洞如瀑布倾泻而下,十分放飞自我的架空的奇幻物语,被现世的有缘人发现,机缘巧合下活了300年的雅格比族小祭司找到成为鬼灵的哥哥的故事

不打算注明人设x


我从生到死,就是一个又一个颠倒而尖锐的执念,回想起来,再无其他了。只是如果戛然而止在这里,没能见你最后一面,依然是莫大的遗憾。——《大哥》


瓦西亚用尽全力搬开了暗道的石头,300年将当初令他心灰意冷的石堆也腐蚀得干脆。

 物是人非。 

瓦西亚哂笑着扯开嘴角,眼中却没有笑意。 

他不是过去的少年,玲珑剔透的心灵如旱泽渴求的甘霖浸润着污浊的世俗。

 如今世俗是他...

“像..像鸣子这样的女孩,这么多人追求,一定有过不少男朋友吧” 

他颤抖着声音,右手抓着栏杆,耳边带着不自然的薄红。

 “啊,很多的..”他眼中的光黯淡了一点。“..吗?” 

我扬起嘴角,狡黠地冲他眨眨眼睛。 

他瞬间涨红了双颊,撅着嘴吞吞吐吐地说,“可..可恶,别耍我啊”

 “那你问这个干吗?”我凑近了他,将吐息一字一句地扑在他脸上。

 他像纯情漫里的女主一样转移视线,“因为我..我”

我含着笑退开,“不能告诉你哦,这是秘密” “是..是吗”口气有点失望

..“再说,有谁会和自己男朋友讨论前任呢?” ...

从此以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对..对不起!是我太ky了!说话完全不经大脑!!太差劲了!!ORZ”“但..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跟你一直做好朋友下去,虽然很不知廉耻,但还是请你不要和我绝交啊qwq”

“...谁要和你当朋友啊”

“诶?——qwq”



喜欢这种话不要乱说啊,白痴吊车尾



宇智波佐助闷哼一声,欲盖弥彰地踱了几步。



在围巾的掩护下,淡红色还是不争气地蔓延到少年的耳根上。









我..还是当个段子手吧(绝望jpg.

崽,阿妈真的好爱你(暴风哭泣

这篇文给我最深印象,就是那神奇的金手指,背背诗就能打本,看我大雪满弓刀😀作者语文一定学得很好😂小贱人第一次说“我喜欢你”的时候真的好心疼是非,唐时你就作吧,以后就后悔了qwq以及papapa就能除心魔这种结论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我真的不懂😒图力不够qwq

为你而作的诗

  1. 生病了反而想写诗,奇怪

  2. 警告:你会发现莎翁的影子


后世的人将如何知晓?


当我不擅于攫取轻巧的章句,描绘你的容颜?


是远山般绵延的黛眉


或是缱倦深情的眼帘


信手写下的辞藻未免草率


为人所藐视


如一支夸张的老歌


你紧阖的明眸 喟叹着繁星陨落的荣光


蜜色的双唇昭示着丰韵


无情的贪夫浪用这权利


饕餮的年华要吞噬你的美艳


但你若有爱慕之人


你便经久不衰


在他眼中 在诗里


又想起你

【随笔而已,刚好这两天看了《六爻》,随手用进去了】

临时用了以前的手机,发现那时你留下的声音。沾了夜色的凉意,情思如一阵掠过湖面的微风,惊得我的心胡乱猛跳着,你的眉眼穿过沙砾纷杂的记忆逐渐明晰..

 那还是不懂事的年纪,我们成了同桌。小小的个头却都藏了一个彼此瞧不起的心眼,似乎是第一次见面时我轻哼了一声,“小不点”你掀了掀眼皮,勾勾嘴角,将那笔啊橡皮一把推下了桌,正是“大珠小珠落玉盘”。气得我脸上忽青忽紫,张了张嘴,终于是忍下这口恶气。

 于是我捏紧了拳头,发誓从此不给你好脸色看。

 “又考不好啊”你的吐息扑在耳畔,笑眯眯地如同在说今天午饭吃什么一样随意。...

【七夕甜饼】【EA】I Really Like You

  1. 现代AU,小短篇,除了二太爷其他人均为学徒!!不过EA年龄也就差个两三岁,只是因为E叔入会晚!!(刺客大法好,入会送A姬!!)

  2. 虽然说是刺客公会,然而因为我只玩了一二部,人数不够凑,所以非刺客人物也会打个酱油

  3. 傻白甜不甜不要钱!我写的老色鬼简直宛若智障哈哈哈,幸好最后撩汉技能上线

  4. 欢迎捉虫!!


中午用餐时,我们的Altair——二十七岁的刺客导师却对食物没有丝毫兴趣,盯着手边那朵洁白无瑕散发幽香,花瓣却把花蕊包得严严实实的百合,不知道在想什么。


刺客们交换着眼神,趁Altair忙着思考的时候窃窃私语。


“嘿,导师居然收下Ezio的花了?”...


【刺客信条】【EA】1159

  • 捏他了二呆1159出生的设定qwq


在卫兵后面,忽然出现的那抹白色身影,让时间的沙漏分厘错乱,他如惊鸿掠影,转身离去,唇角扬起一丝弧度,静等我跟上。

我一时愣神,这致命的破绽被卫兵抓住,袖剑被砍断,我跌倒在地。

看到跳台的时候我已想好了对策,可是另一边的站台上,刺客宗师悠然走去。Altair站在那里,孑然一身,仿佛俯视众生的苍鹰。

他虚幻如隔世的梦,你妄想你认识他许久,却不过是梦中的一个角色。

[如果我们生在一个年代,你是否会陪我。]


我等待圣殿骑士队长把绳索套到我脖子上,反身一击,熟练地拽过绳索滑下山崖。

风雪放肆地吞噬山路,马西亚夫的雪夜不留脸面...

© 白袍子 | Powered by LOFTER